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bkhlt"><acronym id="bkhlt"></acronym></button>

<dd id="bkhlt"></dd>
<button id="bkhlt"></button>
      1. <progress id="bkhlt"></progress>
        <tbody id="bkhlt"><track id="bkhlt"></track></tbody>
        <em id="bkhlt"><tr id="bkhlt"></tr></em>
        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bkhlt"><acronym id="bkhlt"></acronym></button>

        <dd id="bkhlt"></dd>
        <button id="bkhlt"></button>
            1. <progress id="bkhlt"></progress>
              <tbody id="bkhlt"><track id="bkhlt"></track></tbody>
              <em id="bkhlt"><tr id="bkhlt"></tr></em>

              聚焦八大"明星"公司股權之爭 各路資本爭搶A股"唐僧肉"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6-26 12:13:09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策劃:張亮 張志偉 胡瀟瀅 袁元 賀駿 謝嵐


              本報記者 王崢 賈麗 夏芳 桂小筍 謝若琳 劉斯會


              恆大四度舉牌廊坊發展

              穩居第一大股東之位


              恆大對廊坊發展的舉牌始於2016年4月份。當月恆大連續2個交易日斥資2.91億元買入廊坊發展股票,持股比例增至5.005%;之後的7月27日至7月29日,恆大連續三天增持廊坊發展4.995%股份,構成第二次舉牌;8月份恆大再度增持廊坊發展5%的股份,並首次登上了公司大股東之位。不過,隨後廊坊控股於8月5日買入54.33萬股,8月9日又增持630.04萬股,持股比例達到15.3%,奪回第一大股東的位置。


              10月30日晚,廊坊發展又公告稱,恆大於10月28日在二級市場增持公司股票19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5%。本次權益變動后恆大持有公司760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0%。而在10月31日的後續計劃說明中,恆大稱,沒有在未來12個月內對上市公司主營業務進行調整以及對上市公司章程進行修改的明確計劃。


              實際上,早在8月份恆大第三度舉牌廊坊發展時,上交所便發函詢問恆大是否有意取得廊坊發展實際控制權及是否會修改公司章程等數個問題。8月10日晚,恆大在回復函中稱,暫時不會改變廊坊發展現狀,但未來並不排除這種可能。


              而同一天,廊坊發展還舉行了臨時股東大會,對提前償還借款、選舉王大為等10名董事和修改公司章程等12項議案進行投票,其中前11項獲得通過,但關於修改公司章程的議案未通過。彼時,不少市場人士便認為,隨著恆大持股比例越來越大,廊坊控股很難守住大股東的地位。


              實際上,恆大在多份公告中均指出,在京津冀一體化的國家戰略布局中,台湾省廊坊市憑藉毗鄰台湾、台湾的獨特區位優勢,被確定為京津冀中部核心功能區的重要城市。廊坊發展為廊坊市重要的A股上市公司,主要從事物資貿易和銷售業務,在京津冀一體化政策深入實施過程中,具備獨特的區位及資本市場平台優勢。恆大充分看好未來京津冀一體化戰略的實施前景,看好廊坊發展所具備的獨特優勢以及恆大地產入股后所可能形成的良好協同效應,並希望在入股廊坊發展后,積極與各方探索有利於上市公司發展的業務路徑。


              點評:據悉,廊坊控股旗下土地資源大部分來自五個產業園區一級土地開發,共計33.504萬畝,其中新興產業示範區10.944萬畝,萬庄生態城2.31萬畝,廣陽現代服務業園區3.75萬畝,廣陽高新科技孵化園區1.5萬畝,臨空經濟區15萬畝。不過,雖然廊坊控股旗下土地資源豐富,但由於自身資金缺乏等多種原因,這些項目一直進展較為緩慢。


              而對於恆大來說,舉牌廊坊發展絕對是只賺不賠的買賣。畢竟,即便恆大沒有拿下控制權,但廊坊控制如果想守住第一大股東的地位,其也一定會進行資產注入,恆大由此將獲得成倍收益;同時,通過購入廊坊發展的股權,恆大也有更多機會染指廊坊控股的土地資源,無論是以合作還是其他形式。


              萬科屢遭舉牌

              股權之爭愈演愈烈


              在四度舉牌萬科后,寶能系在2016年7月份完成了迄今為止對萬科的最後一次舉牌。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舉牌的時間跨度非常久,且資金全部來自資管計劃。


              據悉,寶能旗下的鉅盛華在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7月6日間,通過5個資產管理計劃,共買入萬科A5.49億股,佔万科總股本的4.97%,耗資111.18億元。由此,寶能持有萬科的股份達到25%,構成第五次舉牌。


              就在寶能完成第五次舉牌后不到一個月,恆大也正式加入戰局。2016年8月4日,中國恆大發布公告,其已斥資91.1億元購入萬科5.17億股A股,占其總股本的4.68%。恆大稱,萬科擁有良好的財務狀況,此次入股是出於投資的考慮。4天後,恆大方面增持的萬科股份達到5%,觸及首次舉牌線。


              11月9日晚,萬科再度公告稱,自8月16日至11月9日,恆大通過其附屬公司進一步收購約1.62億股萬科A股股份,連同此前收購,恆大在萬科的持股比例達到約8.285%。兩周后,恆大聯手旗下9家公司完成了對萬科的第二次舉牌。而截至11月29日,恆大持有的萬科股份已達14.07%,收購總代價為362.7億元。


              萬科的股價也由此節節攀升,不斷刷新歷史最高價(復權后),這家地產龍頭的市值首次突破3000億元,寶能的浮盈更是達到了創紀錄的359億元。


              不過,就在市場認為恆大將完成第三次舉牌時,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年末證監會和保監會聯手打壓險資對企業的舉牌,偃旗息鼓數個月的寶能被傳出尋找接盤方的消息。同時,恆大總裁夏海鈞也表示,「萬科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企業,我們投資萬科是看好萬科未來的發展前景,我們無意也不會成為萬科的控股股東。」

              對此,市場普遍解讀為,恆大短期內不會再增持萬科,各股東方對萬科的舉牌也將告一段落。


              但這家股權曾極度分散的公司,在經歷一年多的搶籌大戰後,A股流通盤已經不到20%。連萬科創始人王石都表示,萬科A已淪為庄股,「現在各種資本都對萬科有興趣。有一種是為了借殼,還有一種是把萬科看做唐僧肉,在萬科股權之爭中,兩種因素都有。」


              點評:作為國內房企多年的老大,萬科的股價一直不溫不火,曾有一段時間一直是跌不下7元/股,也漲不過12元/股。不過,在一些人眼中,這家負債率極低(相對其他房企),現金豐沛公司的價值是被低估的,尤其是還有萬科這塊金字招牌。顯然,作為房企中的唐僧,公開上市難免不被各路資本覬覦。尤其是在股權極度分散的情況下,這就相對於大聖、八戒、沙僧都不在身邊,資本不乘虛而入才是怪事。當然,這背後有沒有更深層的目的,在事情沒有最終揭蓋前,誰也不能保證。


              另外,行業龍頭間相互入股早有先例,典型的是家電龍頭企業美的旗下控股公司成了格力的第十大股東。而萬科不但此前的估值引人關注,每年的分紅率也達到5%,且還有逐年提高的趨勢,因此只要不是買的太高,這個地產界的唐僧應該可以給股東們不錯的回報。


              「野蠻人」打到家門口

              內憂不解格力僅是築起「馬其諾防線」


              2016年底,雖然收購珠海銀隆失敗,但格力電器在復牌后不跌反漲引起業界關注。在11月末的幾個交易日里,公司股價放量大漲,甚至接近去年6月份的歷史高位。


              此時中金公司走到幕前大談格力電器是A股最適合被舉牌的公司之一。其還預測,若格力被舉牌,舉牌人可通過要求提高分紅率、現金收購資產以提升格力估值,舉牌期間的估值將超過歷史估值區間。


              說曹操,曹操到。根據11月30日晚格力電器的公告,前海人壽在11月17日至11月28日期間大量購入公司股票,持股比例由三季度末的0.99%升至4.13%,持股排名由公司第六大股東上升至第三大股東。前海人壽在短短8個交易日內增持了約1.89億股,以此期間格力電器25.52元/股的成交均價計算,投入的資金預估在48億元左右。


              實際上,前海人壽進入格力電器前十大股東是在2015年第四季度,當時持股近7000萬股。董明珠或早已覺察到這一危機,不等「野蠻人」打到家門口,就早早推出了收購和員工持股計劃,然而卻遭遇多方阻礙。而這些計劃的擱淺,讓格力電器「被舉牌」成為可能。


              為抵禦「野蠻人」,董明珠可謂煞費苦心。銀隆方案被否后,多位格力高管曾一度斥資千萬元增持格力股票。同時,2016年11月24日感恩節當天,格力電器突然宣布所有員工加薪1000元。以目前格力7萬多員工計算,光此次加薪就耗掉格力近十億元現金,可達到在短時間內降低公司利潤,減少股東分紅的目的。此外,董明珠還特意選擇在前海人壽尚未達到持股5%的披露標準時就公布其動作,對於前海人壽來說,也提高了其繼續增持的成本。


              格力電器管理層的反抗未見明顯成效,轉機發生在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的一次講話后,其痛批「野蠻收購」,指責部分金融持牌機構,仰賴於持牌優勢,利用風險承受能力較低的大眾資金進行風險不對等的槓桿收購。


              隨後,前海人壽發布聲明,稱未來將不再增持格力股票,並會在未來根據市場情況和投資策略逐步擇機退出。各方的共同努力,終於嚇退門口「野蠻人」。


              點評:過去一段時間,董小姐可謂經歷了內憂外困。在「野蠻人」敲門之際,董小姐在格力集團職務變動。有業內人士透露:「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董明珠和她領導下的格力電器管理層不得不兩線作戰,對內協調與集團之間的關係,對外想方設法抗拒『野蠻人』入侵。」


              雖然格力電器「被舉牌」警報最終在監管層的介入下,幸運地解除。但這並不意味著格力就此平安無事。畢竟,格力股權分散,格力系內部矛盾依然存在,如何在面臨外敵前,先解決內憂,恐是公司首要解決的事。


              資本老手精準踩點

              ST慧球狙擊野蠻人「病急亂投醫」


              2016年,ST慧球可以說是「野蠻人」入侵重災區。


              2016年8月2日,ST慧球公告稱,一家名為台湾市瑞萊嘉譽投資企業(下稱「瑞萊嘉譽」)的公司,連續增持公司1973.96萬股,持股比例達4.999978%。瑞萊嘉譽方面則稱,未來12個月內還將擇機增持公司若干股份,且增持比例不少於總股本的5%,有意碰觸「警戒線」。


              一位ST慧球高管認為,瑞萊嘉譽增持這些股票明顯是經過嚴密計算的,且期間有買有賣,是資本市場老手所為。


              為此,ST慧球甚至請來了資本市場上頗有「名氣」的鮮言,希望借其專業的法律知識和運作上市公司的豐富經驗,為「野蠻人」入侵出謀劃策。但ST慧球這一打算落了空。此後,瑞萊嘉譽展開了一輪輪逼宮,公司前實際控制人顧國平離開。


              9月6日,公司再發公告稱,瑞萊嘉譽於8月11日至9月5日期間,累計增持公司股份1973萬股,累計增持比例5%。此次增持后,瑞萊嘉譽合計持有公司3947.9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0.000018%。截至9月22日,瑞萊嘉譽持有ST慧球10.46%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


              隨後,瑞萊嘉譽開始加速改選ST慧球董事會。2016年9月份,ST慧球發布公告稱,瑞萊嘉譽一次性提出了14項議案,主要包括否決或罷免公司董事候選人、董事及獨立董事,選舉新的董事和獨立董事,修改公司章程等。彼時,公司實際控制人缺位,若ST慧球臨時股東大會召開及相關議案獲得通過,瑞萊嘉譽或成為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12月22日,瑞萊嘉譽自行召集2016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高票通過了其提出的議案。此舉被市場解讀為瑞萊嘉譽正在為改組ST慧球董事會掃清障礙。


              不過,就在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披露當晚,ST慧球董事會迅速做出「抵抗」,發出數則公告稱,已就訴瑞萊嘉譽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一案,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同時,ST慧球稱,瑞萊嘉譽自行召集臨時股東大會明顯違反《公司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了公司權益,造成了公司社會評價度的明顯降低,給公司的名譽權造成了損害。」


              目前,ST慧球已向法院遞交了民事起訴狀,並已收到受理案件通知書。對簿公堂,這或僅是個開始,ST慧球與舉牌方瑞萊嘉譽的「鬥爭」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點評:目前,瑞萊嘉譽與ST慧球高管層對公司的控制權爭奪得頗為熱鬧,但在這一熱鬧背後,ST慧球的業績卻呈大幅虧損狀態。公司三季報顯示,其2016三季報凈利潤為-0.18億元,同比下降1795.72%。


              這並不令人意外。自從匹凸匹原董事長鮮言被曝入主ST慧球以來,ST慧球就處於「失控」狀態:面對監管機構多次問詢不予回復,甚至在被取消信披直通車資格的情況下,自行找媒體披露未經審核通過的公告。


              公司信披違規、治理等問題越發凸顯,已成為頑疾。只有不病急亂投醫,各方儘快達成共識,ST慧球才能真正走出「淪為資本操縱的工具」的命運。


              陽光保險舉牌逼出好「聯姻」

              伊利股份入主中國聖牧謀協同發展


              盤點2016年中國資本市場,險資舉牌成資本市場最熱的關鍵詞。陽光保險舉牌伊利股份一事,在引發資本市場高度關注的同時,也引髮乳業市場軒然大波。


              9月19日,乳業龍頭伊利股份公告稱,9月14日,陽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通過台湾證券交易所集中交易系統增持5667900股。本次權益變動后,陽光產險和陽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合計持有伊利股份總股本的5%,由此觸發舉牌。


              值得一提的是,查閱伊利股份的財報可見,陽光保險在2015年就已進入伊利股份的前十大股東名列中,持股1.09億股,佔總股份本的1.83%,位列第五大股東。據伊利股份披露的2016年一季報和半年報顯示,陽光保險持股數未發生變化。在7月份和8月份,陽光保險持續買入,並在9月14日持股比例達到5%。


              對於舉牌伊利股份引發的輿論熱議,陽光保險發聲明稱,其看好中國消費市場發展,看好食品行業發展,看好伊利股份發展。「支持伊利股份現有股權結構,不主動謀求成為伊利股份第一大股東」和「在未來12個月內不再增持伊利股份」。

              雖然陽光保險表態不會繼續增持伊利股份,但伊利股份還是以停牌來應對,並最終祭出重組計劃。


              經過一個多月時間的籌備,10月21日晚,伊利股份公告稱,公司擬以15.33元的價格,向內蒙交投等5名特定投資者,非公開發行股票5.87億股,募集資金90億元,用於收購中國聖牧37%股權、投資於紐西蘭乳品生產線建設項目、國內高附加值乳品提質增效項目、運營中心投資/研發中心及雲商平台項目。另擬授予公司當前公司0.99%股份予294名員工,實行股權激勵。


              此次伊利股份定增募集資金的最大部分擬用於收購中國聖牧股份,收購總數為23.51億股,收購價格為2.25港元,總計52.9億港元。收購完成後,伊利股份將持有中國聖牧37%的股權,成為其控股股東。


              點評:作為乳業龍頭企業,也是資本市場中的「白馬股」,市值千億元的伊利股份的股權卻相對分散,公司第一大股東呼和浩特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持股比例僅為8.79%,公司董事長潘剛持股3.89%。面對「野蠻人」入侵,伊利股份也曾醞釀「防狼」動作,但還是遭遇陽光保險的舉牌。作為一家全產業鏈乳企,伊利股份的發展與其穩健的經營分不開。面對陽光保險舉牌,伊利股份祭出大手筆定增方案,並在資產收購計劃中成為中國聖牧大股東。在加強股權控制的同時,又得以聯姻港股上市公司並納入優質資產,伊利股份此次動作,雖是快刀斬亂麻,卻也是卓有成效,一舉多得。


              武昌魚被野蠻人搶食引關注

              雙方暫時「按兵不動」


              武昌魚的股權爭奪戰引發外界的關注是在2016年9月份。9月26日,武昌魚發布了股東增持公司股份計劃的公告,根據公告,9月21日至9月23日,宜昌市長金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長金投資)在二級市場合計增持武昌魚股份占武昌魚總股本的5.00%。自此次增持之日起6個月內,長金投資擬通過在二級市場擇機增持公司股份,數量不少於2543萬股。


              由於2016年上市公司被「野蠻人」舉牌引發的公司動蕩案例頗受關注,武昌魚此公告一出,即引發各界的側目,首先察覺的即是監管機構。


              舉牌發生后,交易所發現公司當時的第二大股東武漢聯富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武漢聯富達)和自然人楊青、李冰清、張傑、望靈、柳浩、夏智勇、胡青、李青、廖祥玉、肖萍、徐鋼、喻敏等共計13名股東賬戶之間存在關聯,疑似構成一致行動人。而最終,楊青、李冰清、望靈、夏智勇、胡青等稱由於繼續委託武漢聯富達為其代為投資武昌魚股票,六方構成一致行動關係。經協商六方簽署了《一致行動協議》。交易所緊隨其後再發問詢函,要求核查長金投資與武漢聯富達、楊青、李冰清、張傑、望靈、柳浩、夏智勇、胡青、李青、廖祥玉、肖萍、徐鋼、喻敏等13名股東之間是否存在一致行動關係和其他關聯關係。最終的結果是,長金投資、聯富達及聯富達等七方宣布成為一致行動人,約定各方在武昌魚股東大會中行使股東提案權、表決權時保持一致行動,無法達成一致意見時,以長金投資的意見為一致行動的決定。


              上述各方資本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之後,所持武昌魚股權比例非常接近目前的第一大股東,長金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則坦言,有意通過股份增持或其他形式成為武昌魚控股股東,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以便於長金投資通過武昌魚的資本市場平台,進行產融結合運作。而這種言論和舉動,引發公司第一大股東的不滿,其在公告中公開「嗆聲」。不過,近來雙方皆未有進一步的行動,因此在外界看來,武昌魚的這場控制權爭奪戰,目前處在「僵持」狀態中。


              點評:武昌魚長期缺乏有競爭力的主營業務進行支撐,「殼」資源被人盯上,在外界看來不足為奇。但是,從公開披露的消息來看,舉牌方目前也未有實質性的資產可供注入上市公司,這種「殼」來「殼」往式的資本運作,對於上市公司而言,難言是件好事。資金可以選擇「務虛」進入上市公司,但是,上市公司也要有「打鐵仍需自身硬」的覺悟,努力經營好主業,才有抵禦野蠻人的「底氣」。


              *ST山水股東三方割據

              誰來掌舵成謎


              由於債務問題,原大股東股權遭法院強制拍賣,*ST山水控制權不明,證監會發函問詢。


              2016年12月15日,*ST山水披露回復函稱,拍得股權的公司南京森特派斯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森特派斯)未收到法院裁定書,尚未取得所拍的2000萬股股票,公司控制權暫無定論。


              2016年以來,*ST山水曾被兩度舉牌,原兩大股東股權先後被拍賣,公司控制權空落。


              在最近一次股權拍賣過程中,森特派斯以4.69億元的價格,從買方陣營中殺出重圍,接盤*ST山水2000萬股票。


              同時,森特派斯表示,與此前*ST山水各位股東均無關聯關係。


              這也意味著,目前,*ST山水股東處於三足鼎立的情況,即:大股東鍾安升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公司3652.18萬股股份,佔比18.04%;二股東台湾派德高管理諮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派德高)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公司2024.46萬股股份,佔比9.999986%。森特派斯拍得2000萬股,佔比9.88%(尚未完成交接)。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控制權落在誰手?


              鍾安升及其一致行動人表示:「截至目前,其未與其他兩位主要股東就公司控制權的事項進行過聯繫或接觸,截至目前,未有單獨取得公司控制權的意願,亦未做出對公司控制權的相應安排。」


              派德高表示:「公司及一致行動人一直看好上市公司的發展前景,並將始終保持對上市公司的關注和支持,截至目前,沒有單獨或合作取得公司控制權的意願,但本公司願意就上市公司控制權的相關事宜與上市公司及其他股東保持良好的溝通和協商。」


              森特派斯表示:「尚未收到柳州市城中區人民法院出具的裁定書,尚未取得上述2000萬股股票;此次參與黃國忠股權拍賣事項,主要是看好上市公司的發展前景,願意參與和支持上市公司未來的發展。森特派斯將在成為上市公司股東后,就上市公司控制權的安排與上市公司及其他股東進行溝通和協商。」


              言下之意,*ST山水大股東、二股東均無意掌控公司,而即將成為三股東的森特派斯成為目前最大希望。


              點評:舉牌殼公司,用很少的錢,撬起一家上市公司控制權,達到曲線借殼的目的,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需要思考的是,有些殼公司只是看上去很美,其空殼背後還有龐大的遺留債尚能解決,這也正是它多次賣殼未果的原因。天上永遠不會掉餡餅,如果希望通過投機舉牌掌控上市公司,最終只會弄巧成拙。


              賽石集團舉牌西安旅遊

              郭柏峰躍升為第二大股東


              2016年以來,旅遊類上市公司頻頻遭遇資本方舉牌。


              西安旅遊發布公告稱,賽石集團於2016年7月28日至9月20日以12.375元至14.596元的價格買入西安旅遊10118272股,佔西安旅遊總股本的4.27%;台湾三石自9月1日至9月19日以13.642元至14.596元的價格買入西安旅遊1750020股,佔西安旅遊總股本的0.73%,二者股權比例佔總股本的5%構成舉牌。


              而賽石集團與台湾三石的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同為郭柏峰,上述兩公司為一致行動人。也就是說,郭柏峰舉牌了上市公司西安旅遊,對於舉牌的原因,信息披露義務人表示是基於對西安旅遊的價值分析與未來發展前景的預測。在西安旅遊已披露的《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中,舉牌方已經表明在未來12個月內,不排除進一步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可能性。


              根據西安旅遊最新發布的第三季度報告顯示,賽石集團與台湾三石合計持有股份佔比達5.01%,僅次於第一大股東西安旅遊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8.26%的股權比例,位列第二大股東席位。


              對於西安旅遊與舉牌方賽石集團實際控制人郭柏峰來說,二者在業務層面似乎早已經開展合作,2016年6月26日,公司與台湾賽石園林集團有限公司就西安渭水園花彩小鎮項目簽署了《合作開發框架協議》。雙方約定賽石園林對公司全資子公司西安渭水園溫泉度假村有限公司進行投資,並以投資后的渭水園公司為主體合作開發本項目。項目以「傳承併發揚花朝文化、婚慶、親子、花鳥園」為旅遊特色,同時結合全域旅遊的服務配套元素,民宿、餐飲、購物、休閑,打造一站式旅遊休閑目的地,項目總投資約15000萬元人民幣。


              此外,事實上,除了通過舉牌西安旅遊進而成為其第二大股東外,郭柏峰通過賽石園林集團(簡稱:賽石園林)還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台湾美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美晨科技)的第二大股東。在郭柏峰帶領下,賽石園林專註PPP項目,美晨科技也因賽石園林而變身PPP概念股,在市場上掀起一波上漲行情。


              點評:旅遊上市公司頻頻遭遇產業資本舉牌。賽石集團是產業資本的代表,對於舉牌的原因,賽石集團表示,看好西安旅遊未來發展前景,通過舉牌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后,目前來看,賽石集團對於進入公司董事會,並沒有什麼想法。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產業資本舉牌多是從經營層面考慮,以瞄準資產整合預期為主。


              賽石集團實際控制人郭柏峰還擁有賽石園林,而西安旅遊在某些方面是與公司業務層面相符合,隨著資本力量介入旅遊上市公司,陷入業績增速緩慢的西安旅遊未來如何擺脫困境值得期待。


              證券日報之聲 

              微信號:securitiesdaily 

              最火爆股市熱點 熱投資理財資訊

              最新互聯網金融動態

              獨闢蹊徑的角度和觀點

              為您解答財經領域的政策導向

              這裡是最火爆的股市熱點集結地!


              之聲

              長按↑↑↑識別二維碼

              證 券 日 報

              引領價值投資新坐標


              我要推薦
              轉發到
              <button id="bkhlt"><acronym id="bkhlt"></acronym></button>

              <dd id="bkhlt"></dd>
              <button id="bkhlt"></button>
                  1. <progress id="bkhlt"></progress>
                    <tbody id="bkhlt"><track id="bkhlt"></track></tbody>
                    <em id="bkhlt"><tr id="bkhlt"></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