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gphtt"><acronym id="gphtt"></acronym></button>

<dd id="gphtt"></dd>
<button id="gphtt"></button>
      1. <progress id="gphtt"></progress>
        <tbody id="gphtt"><track id="gphtt"></track></tbody>
        <em id="gphtt"><tr id="gphtt"></tr></em>
        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gphtt"><acronym id="gphtt"></acronym></button>

        <dd id="gphtt"></dd>
        <button id="gphtt"></button>
            1. <progress id="gphtt"></progress>
              <tbody id="gphtt"><track id="gphtt"></track></tbody>
              <em id="gphtt"><tr id="gphtt"></tr></em>

              水腫三個多月了,四劑經方竟然就消腫了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6-06 13:57:46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提示點擊上方"悅讀中醫"免費訂閱


              小編導讀

              水腫,估計都碰見過吧!現在很多人將「水腫」和「浮腫」混為一談,其實還是有區分的。比如,晚上睡覺前,水喝多了,次日起床腫起的「熊貓眼」,那是浮腫還是水腫呢?真正的水腫又是哪樣的呢?又該怎麼治療呢?且看下文分解。


              耿某,女,45 歲。

              病史:面腫、腿腫三個月。

              刻診:面腫、腿腫三個月,生化檢查除白球比略低外基本無異常,迭經中西醫療法治療未效,近日在家自服六味地黃丸反致癥狀加重。腰痛,腿沉,無汗,心慌心煩,眠差,半年前因齲齒拔牙,拔牙處還一直有熱感,夜間更甚,頗為苦惱。冷天時手足冷,近日不冷,夜卧四肢麻木,無頭暈頭痛,無口乾口苦,飲水不多,納一般,無腹痛腹脹,大便偏乾燥,二三日一行,夜尿一二行,色可,帶可,月經色暗量少,無塊,先期一周,經期三四日,輕微腹痛。

              脈寸浮緊數,整體弦略緊數,舌淡白嫩、尖紅點,苔白厚膩。

              五證:滯、飲。

              六綱:太陽陽明太陰合病。

              處方:越婢湯(半量)合當歸芍藥散。

              麻黃30g,生薑30g,大棗30g,炙甘草20g,石膏50g,水煎服,4 劑。

              當歸芍藥散每天8g 沖服。

              首夜葯后,囑其覆被取微微汗,不可太過,第二劑后即不必發汗。

              二診:半個月後複診,自訴葯后水腫全消,伴隨癥狀亦已消失,沉痛麻木已愈,食納大增,大便已正常,此次乃領著兒子來診病云云。

              按語

              1辨證思路


              經言:飲水流行,歸於四肢,當汗出而不汗出,身體疼重,謂之溢飲。此案面浮肢腫無汗,腰痛腿沉,是組典型的溢飲病表現。在台湾漢傳經方首期培訓班上我講過,淡飲是一切飲病的基礎,並且四飲是可以相互轉化、相互兼雜的,這個溢飲當然也不例外。綜合患者的病史來分析如下:

              患者素來冬季肢冷,屬虛寒性的體質,虛寒易生痰飲,實熱易生結實(這在培訓班我也講過,這都是從理論到臨床再升華到理論的大義微言)。虛寒體質是淡飲的基礎,一有飲食勞倦、房室情志戕傷,則水飲很容易產生,包括病者自服涼膩的六味地黃丸(現在醫患們把六味地黃丸當成中藥維生素去使用,忽視了其諸多弊端)反而加重病情,都是因為有了這個虛寒水飲(太陰飲)的內因(癥狀如心慌、心煩、眠差)。加之半年前拔牙后感受風寒等外邪,糾纏不愈,而兼夾了一些太陽陽明的癥狀(身痛,拔牙處熱,便燥),在這組外邪內飲的相互作用的情況下,溢飲成矣。水盛則血虛,故而患者經血失調、腹痛隱隱(不榮則痛)、肢體麻木(不榮則不用)、眠差(除了水飲的存在影響到了三焦的通利,陰陽不相交互而不眠外,這個不眠還有因為營血失調的關係,不榮則不眠,衛氣不共榮氣協和故爾,因為衛氣晝行於陽而夜行於陰,始能寐寤如常的)。寸脈浮緊數是表邪束飲和陽明熱實導致的,弦緊數是水飲充實在表的反應;舌淡白嫩、尖紅點,苔白厚膩符合水飲熱實的病性病態。

              2施治法則


              《金匱》:病溢飲者,當發其汗。

              《金匱》:風水惡風,一身悉腫,脈浮,不渴,續自汗出,無大熱,越婢湯主之。

              《金匱》:風水其脈自浮,外證骨節疼痛,惡風。

              因為此案有陽明熱實證和太陰血分證的夾雜,而且表寒沒有那麼重,所以沒有選擇發汗峻劑大青龍湯(汗即血也),而是變通了一個相對緩和的方法,用半量越婢湯來發散表上的水飲,並且稍微汗出竅開后即不再持續發汗。

              越婢湯是治療風水的,而風水也是溢飲的一種變化。《金匱》風水其脈自浮,外證骨節疼痛,惡風,合乎此案之病機。或曰越婢湯條文是有汗的,今無汗可用乎?答曰:一者,此案不適合發汗峻劑,前已言明,而能牽制麻黃髮汗太過的藥物就是石膏;二者,麻黃劑的發汗量可以用覆被來調節,在60g 以下的劑量,不覆被麻黃劑,鮮有自行汗出者,此筆者自身驗證過後,又在臨床中觀察確認者;三者,越婢湯治的是風水,是水飲的表證,而不是自汗的表證,總以水飲病機為眼目,風水惡風、脈浮、骨節疼痛,水飲困束為主時,可以無汗,表風邪氣開泄時,可以有汗,視其機要,而不要流於癥狀表面。加上當歸芍藥散,是為了治療水血失和的證候群。

              附相關條文

              1)《金匱》:風水惡風,一身悉腫,脈浮,不渴,續自汗出,無大熱,越婢湯主之。麻黃(六兩)石膏(半斤)生薑(三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五枚)上五味,以水六升,先煮麻黃,去上沫,納諸葯,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2)《金匱》:婦人懷妊,腹中痛,當歸芍藥散主之。

              當歸芍藥散:當歸(三兩)芍藥(一斤)茯苓(四兩)白朮(四兩)澤瀉(半斤)川芎(半斤,一作三兩)上六味,杵為散,取方寸匕,酒和,日三服。


              版權聲明

              本文選自《中醫思想者(第二輯)》(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邢斌主編)一書,最終解釋權歸原作者所有。由悅讀中醫(微信號ydzhongyi)推薦發表。圖片來源於網路,轉載請註明出處。


              新媒體編輯:王丹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
              ↓↓↓
              我要推薦
              轉發到
              <button id="gphtt"><acronym id="gphtt"></acronym></button>

              <dd id="gphtt"></dd>
              <button id="gphtt"></button>
                  1. <progress id="gphtt"></progress>
                    <tbody id="gphtt"><track id="gphtt"></track></tbody>
                    <em id="gphtt"><tr id="gphtt"></tr></em>